目前日期文章:2013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不要冤枉了您的另一半王伊蕾醫師  最近名人緋聞滿天飛,讓一般市井小民也跟著人心惶惶.女生擔心另一半在外捻花惹草,男生則擔心親密愛人疑神疑鬼,日子難過.門診常碰見病人明明是單純的陰道發炎,看診完畢後欲言又止,最後終於吐出疑問:"這是我先生傳染給我的嗎?"或是先生出國,久久回來一次.事後產生局部不適,就開始擔心先生是否在外另有新歡.其實陰部病變有許多種,大部份並非經由性行為傳染.列舉如下:黴菌感染: 又名念珠菌感染.念珠球菌是一種陰道黴菌,容易在溫暖潮濕的環境下生長,在個人抵抗力不佳時,容易反復發生(如患有糖尿病,睡眠不足,感關鍵字冒,月經前後等),即使完全沒有性經驗的小女孩,也有可能發生.感染者有白色塊狀陰道分泌物產生,局部紅腫搔癢,進一步會有灼熱燒痛之感.治療只要給予抗黴菌劑(有口服,陰道塞劑,藥膏等),即可痊癒.而性行為時,會將白色塊狀陰道分泌物帶出陰道,對皮膚產生刺激.所以有些婦女會覺得性行為後特別癢,請別疑心是性病喔!細菌感染: 最常見的是混合型態的厭氧菌,這種細菌喜歡在偏鹼性的環境中生存(pH>4.5),所以呈弱鹼性的精液就會使細菌活躍起來,而在性行為後造成陰部搔癢與有異味的分泌物.治療可使用抗生素,一個星期內即可痊癒.過敏性皮膚炎: 束褲,絲襪網站優化,殺精劑,藥皂,消毒藥水,游泳池的消毒劑,溫泉中的化學物質,衛生紙或衛生棉所添加的染色劑或香料,這些林林總總的東西,都有可能釋放出化學物質,對陰部的皮膚造成刺激,而造成局部過敏紅腫發炎.改善的方法除了局部使用抗過敏止癢藥物外,穿著天然材質的貼身衣褲,局部使用清水清洗即可,避免接觸使用含有化學物質的清潔用品,都可避免過敏性皮膚炎的發生.萎縮性陰道炎: 更年期後,由於荷爾蒙分泌減少,陰道的上皮細胞得不到足夠的滋潤,會產生變薄萎縮的現象.除了平時會有乾燥搔癢的症狀外,在性行為後也會有癢痛破皮的情形.這時先別急著怪罪老伴是否吃整合負債了威而鋼,臨老入花叢.先請醫師開些女性荷爾蒙,除了可治療萎縮性陰道炎外,對身體的其他機能,如心臟骨骼,也有很大的幫助喔!  夫妻間的情感貴在互信互諒,若是一天到晚疑神疑鬼,弄得老公吃不消,沒事也弄成有事了.女性應該自己站起來,在經濟與情感上都能獨立,方能贏得另一半的愛情與尊重,正所謂"認真的女人最美麗",不是嗎?                   資料來源:http://www.obsgyn.net/index.htm

js37jsvdj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杜小蠍 25「小道長,您行行好,放我一馬吧……」 「你去吃屎比較快。」 杜知書結著一張屎臉,粗狠地將困在老爹屍體內的魚怪用繩子綁成肉粽,半拖半拉地將它給推進一個低矮樹洞中,和先前已經拖進來放好的瘸子塞在一塊,以免等他回來時發現一個變成屍乾一個變成魚乾…… 要不是這條死魚,他也不會掉到河裡、沖下瀑布,而林百川也不會因為要救他,摔到死不見屍…… 越想越是惱怒,杜知書抬起腳來對著魚怪的屁股用力踢了兩三下,要不是趕著要去尋林百川,他真想踢他個兩三百下! 「唉呦唉呦!別踢啦別踢啦!我這顆屁股先前已經被你們摔得四分五裂,你再踢就踢成七零八落了啦……」魚怪掙扎得想要爬開,但無奈身上的繩子捆得緊,妖術又全被封住,任憑他再怎麼掙扎都是徒勞。 「閉上你的魚嘴!你信不信等下我會把它變成萬紫千紅?」杜知書面露殺氣,臉上的蠍子看起來更加猙獰。 「喔……人家好害羞……」 「叫你閉嘴!」補踢兩三腳。 「哎呀唉呦……別走!別把我和這個醜瘸屍放在一塊啦!」 「醜?你嫌他醜?他沒嫌你醜你就得謝天謝地了你還嫌他醜?他可是你的老相好!」 「有沒有搞錯?為什麼我跟他是相好?」 「官配的,沒得選。」 「人家不要啦!人家想要之前那個很帥的,功夫很好的那位相好……咦?帥哥哪去了?」 「你還說!你還敢說!你還有臉說!」杜知書又狂踢了魚怪幾下。 「唉呦……」 杜知書不再理會魚怪,轉身就走。 方才他已經再心中研究盤算過一番了?貼文軟體A要到那崖下,有幾條路可以走。 最快的一條就是直接從瀑布跳下去……代價很高,杜知書領教過了,所以不必考慮。 其他的路子翻山越嶺繞大圈子,沒個三兩天走不到的,他怕林百川等不到那個時候……如果能在天明前找到他,也許還有機會,也許他的狀況還沒那麼糟,也許自己再給他吹個氣他又能活蹦亂跳起來…… 當然杜知書也知道,林百川也可能摔得稀巴爛連能吹氣的地方都沒了,更可能被沖到大海去了,或者根本卡在瀑布底下的潭底,正在餵蝦子…… 事情總是要往好的方向去想,百川兄好歹也是大俠,大俠本來就比一般小老百姓還要難葛屁!而葛屁的大俠,應該也比葛屁的一般小老百姓來得堅固…… 最後他下定了決心,選了一條不需要跳瀑布那麼壯烈但也不算好走,不過稍為趕一下估計三四個時辰可以通出去的路子。 站在那通往深谷的下坡坡頂,杜知書緊張地搓了搓手…… 前方看去,只見黑茫茫的一片,整個山谷被壟罩在厚重的林氣中,月光再皎潔明亮,也酒店打工無法穿透進去。看那陣仗,根據杜知書的經驗,這種溼谷裡頭腐敗泥濘特多,臭水沼澤特多,蛇和蚊子特多,還有六隻腳的、八隻腳的以及很多腳的生物特多…… 害怕歸害怕,但杜知書沒有任何的猶豫和退卻,和前些時候決定要把老爹找回那時相較之下,堅定和決心都更多了許多,對膽子不大個性消極的杜知書來說,這麼果決這麼義無反顧的行動,向來除了為他師兄,還沒為了誰過…… 那份不甘和不捨,除了為師兄,也還沒為了誰過…… 當然,?貨一枚杜小蠍,自己終究沒察覺到這麼深層的意識,他現在滿腦子想著的,除了趕緊把林百川給找回來外,就是那六隻腳的、八隻腳的以及?關鍵字點擊軟體雃h腳的…… 「沒什麼好怕的,不過是臭……那個……」 邊走邊大聲嚷嚷,算是給自己心理建設,只是當要說到「蟲」字時,喉頭咕嚕卡了一下,皮膚毛了一陣,最後乾脆用「那個」來代替…… 地勢越來越低,空氣也越來越溼黏,頭上的月光逐漸黯淡,濃重的林氣聞起來腥臭無比,看不見卻似有形,一團團迎面撲來,令人感覺氣窒…… 杜知書用符紙化出了一團小火當作照明,雖然光線微弱,但他怕火太大會引來蟲子,寧可手腳並用摸索跌撞得走,好幾次被腳下的腐木給絆倒,又好幾次整個人摔進爛泥灘裡,撲得滿身滿臉灰溜溜的,在陰鬱的林間,在微弱的火光映照下,人不人鬼不鬼的,說有多嚇人就有多嚇人…… 不過不知道是運氣太好了還老天有保佑,一路上碰到的多腳,大多零星而且體型不大,一些小蜘蛛、一些小蜈蚣、一些小飛蛾、一些小毛毛蟲……雖也驚得杜知書渾身起毛,但至少還能避開,不影響他前進的速度。 「怪了,臭…..那個,都去參加廟會了嗎?」 杜知書在一棵樹下稍停了腳步,扶著樹幹單腳站立,舉起另一隻腳將腳板翻上,拔了拔倒扎在皮肉上的刺草和木屑…… 鞋子都在河裡啦! 剛才急著出發,也沒想到要拔瘸子的鞋來穿,就這麼光著腳上路,自然腳下精采。 還好他長年都在走路,腳底那層厚皮,是當年水泡反覆長了又破破了又長,最後鍛鍊出來的,沒能護到不痛不癢的程度,但至少能讓他那雙腳不至於痛到無法行走。 從前,師兄杜若水常常罵他「不要臉,臉皮比腳皮還厚」,因為他總是罵不走,打不離,被羞辱了還賠著笑,人家都嫌他煩嫌他醜嫌他礙眼,他卻還緊跟著…… 那時 整合行銷軟體,師父死了沒多久以後,師兄收拾了行李,就要離開…… 「師兄,讓我跟你一起吧,師父剛走,我們兩個人一起好互相照應……」 「我不要。」 「我……我不會拖累師兄,平商務中心常幫師兄打理雜事也就……」 「我說我不要,見到你我沒一天開心。」 「那……那我儘量跟在你後頭,沒會讓你見到我……」 「被你跟著,我更不開心。」 「那我可不可以……」 「你夠了沒?你知不知道這些年來,我真的受夠了!算我請求你,放過我了行不行?」 師兄,若不是對你,我不會這麼不要臉。 厚臉皮,和厚腳皮是一樣的,都是破了又傷了又癒合了,千錘百鍊,逐漸逐漸長厚的…… 杜若水就像這些刺,一再一再地扎傷扎痛他,可他卻連拔掉都捨不得拔,每一件傷心的事,每一句傷心的話,都當作寶貝似地牢牢的記在心中,反覆的回憶,就是痛的苦的,也捨不得丟…… 拔完了一腳,杜知書換了個方向,再抬起另一腳,將手扶回樹幹上...... 「啊哩!?」觸手之處滑滑涼涼濕濕冷冷的,不像原來老樹皮的質感,倒像老爹被魚怪詐了之後摸起來的感覺......而且還微微地蠕動著...... 「我操......」一回過頭,兩隻眼睛剛好和黑暗中兩枚小如豆還閃著青油油光澤的亮點對上。 杜知書連忙收手縮身,抽得太急結果整個人摔往地上,發出巨大的聲響倒是把那兩顆小綠豆眼給嚇了一跳,沒追上攻擊他反而向後縮,除了把樹葉帶得沙沙作響,隱約中杜知書還聽到了嘶嘶嘶不友善的怪聲...... 不怕不怕,蛇咩,至少他們沒有很多腳......杜知書眼睛盯著樹幹不敢輕忽,雖然對?台南防水L而言蛇比蟲來得沒那麼恐怖,但被咬到也是不得了的痛!像他這樣山上長起來的孩子,被蛇咬幾乎和被蚊子咬一樣的稀鬆平常,要是有仔細的計算,算起來被蛇咬的次數搞不好比他填飽肚子的次數還要多...... 也不知道是不是從小被咬到大,身上累積了各式各樣的毒素,後來竟對毒蛇的毒免疫了...... 杜知書摸著屁股從地上爬起來,手中順便撿了根樹枝做防身用,黑暗中他的貓眼發揮了作用,瞇著眼睛仔細瞧著,蛇的型狀逐漸看得清晰,兩顆小綠豆裝在一個又小又扁的蛇頭上,細細的身子,不比那吐個沒停的蛇信粗多少...... 一見對手小,生性欺善怕惡的杜大天師膽子全歸位了,把手中的樹枝當劍耍,得寸進尺地往那條小蛇身上戳去,左戳一下右刺一下,得意得彷彿他是什麼劍客,一把樹枝舞得好不華麗...... 「看我閃電破蛇十六劍!老子今晚一蛇三吃!炭烤清燒還要醬爆!操!明明是泥鰍還裝什麼蛇啊?老子的鞭都比你粗......」 渾話還沒說完,他的那把破蛇閃電劍突然從手中消失,杜知書莫名其妙的低頭看著自己原本抓著樹枝的空手掌,怎麼也想不透他是自己把劍當箭射出去了化作一道閃電,還是不小心折斷了...... 辦公室出租怪,不但他的閃電劍消失了,手掌還不知道沾了甚麼湯水在上頭溼溼涼涼的......搓了搓手掌,還黏得很,拿到鼻孔前聞了一下......媽的!這是甚麼比大便還臭!? 嘶嘶......嘶嘶嘶嘶....... 蛇吐信的聲音變得比原先更大聲,而且雜亂......原本單薄的獨奏,突然變成了一系列的大合唱,嘶嘶聲從四面八方傳來,由遠而近,分散到逐漸集中,而集中的中心位置,就是杜知書所站之處...... 娘的!原來那些臭蟲今夜好乖,是因為都躲蛇去了!?今天剛好是蛇過新年?吼......聽那聲音沒有成千也有上百,就算真的有學閃電破蛇十六劍,頂多也只 發信軟體能破十六隻,剩下的怎麼辦?一千減十六是多少......靠,緊張之下連一百減十六他都算不出來了! 沒等他算出個答案,蛇群開始包湧上來,有的沿著頭上的樹枝攀來,有的在地上遊走,杜知書手腳頭並用,一下子甩頭把掉在頭上的蛇給甩飛,一下子用手將爬上身子的蛇給抓拋,雙腳不停地跺,一腳一隻,來一隻踩一隻,來兩隻踩一雙,來三隻......就不夠腳踩了,很快地蛇延著他的褲管爬入了他的大腿上...... 佛祖啊!這是現世報啊!剛才還在嘲笑蛇不如他的鞭粗,現在他的鞭就要被蛇給吻去啦......頭上的蛇也越來越多,一整束甩來甩去像是他的秀髮,身上也爬滿了蛇,其中幾條已經順利攻占他的臉,纏得他快找不到鼻子嘴巴可以呼吸了...... 「百川救......救......」 救什麼啊?他在叫什麼啊?林百川還等著他去救,怎麼可能來救他!? 林百川啊,林百川...... 從前碰到生死關頭他總想得是他師兄,想著自己那無疾而終的暗戀,可這一次,他滿腦子想著的,卻是林百川的那句「好好照顧自己」。 臨死前的腦海中閃過的畫面,不是師兄杜若水的臉,而是那個空蕩蕩的岩壁上,那截斷掉的殘幹...... 那空蕩蕩的感覺,剮得心臟隱隱作痛,就像是當年師兄轉身而去那一剎那,幾乎將他的心給剮爛。 「我不要......我不要這樣!」 用力扯開了頭上的蛇群,也顧不著褲子裡的那些了,杜知書嘴一張對準嘴邊的蛇打算來個玉石俱焚,你咬老子,老子也咬你...... 一個咬空,也不知道臉上那團蛇是怎麼了突然彈了開來摔落到地面上,緊接著屁股一涼,褲子竟連著裡頭的蛇一起飛了...... 杜知書兩隻手很忙,一手摀著鳥另一手遮著小屁股,轉身一瞧,他的那條破褲子和蛇團原來沒飛得太遠,一併被一隻箭牢牢地釘在樹幹上...... 部落格貼文 >

js37jsvdj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