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澤陽在四川德喜縣熱柯依達為孩子們上課志願者們教孩子們洗手
  中新網1月14日電 據英國《華聞周刊》報道,五天不能洗澡,在露天的地方上廁所,走幾小時的山路家訪……這些你在英國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每年都有一百多名英國留學生經歷過,他們就是來自中國留學生愛心助學基金的志願者們。這些來自中國五湖四海的學生們,利用回國機會,抽出半個月到一個月,來到去年助學基金設在中國五個較貧困地區的支教點。他們向這些大山裡的孩子伸出自己的援手,希望用自己的綿薄之力,改善當地孩子的教育環境,播撒希望的種子。
   深入山區:幫助最需要幫助的孩子
  2012年的8月,倫敦大學學院統計學專業的大一學生張澤陽來到了四川德喜縣的熱柯依達。在此之前,他和一起支教的小伙伴們先在成都接受了三天的培訓,然後從成都坐大巴車到喜德縣城,再轉小麵包車來到熱柯依達。張澤陽說:“最後一次轉乘是時間最長的,也是最危險的。那是沒有護欄的山路,大巴車根本就上不去,只可以租小車過去,而且需要行山路 3個小時。有些路幾乎都沒有位置來通過兩輛車。會車的時候司機都要非常小心,一不小心就會摔到山下。”
  在去之前,張澤陽已經瞭解了當地的情況並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到了那裡,還是被當地的情況震驚了。首先就是物資的匱乏,“當地學生一日三餐都吃土豆,早上煮一鍋土豆放到一個筐里,餓了就吃筐里的土豆。到了冬天,也是吃的涼土豆。因為我們去支教,帶了幾百斤糧食,孩子們能吃上米、面、雞蛋和豬肉。”其次就是早婚導致的輟學率很高,“有些小孩十一二歲就結婚,結婚後就基本不能完成學業了。”很多毒品會從雲南流經當地,這也讓學生們更多地暴露在患艾滋病的風險中,有時地上甚至能撿到廢棄的針頭。
  而另一位志願者,帝國理工材料學大一學生李方心在2012年去了廣西馬山縣裡當鄉龍桂小學,這裡的情況雖然比熱柯依達稍微好點,但是也存在自己的問題。李方心說:“這裡的孩子一般都是留守兒童,父母都去廣東打工賺錢,孩子都是由老人來帶。孩子們從小就缺少從父母那裡得到的愛,我們來到這裡除了教他們一些課本上的知識外,還要和他們溝通一些心理問題。”
  在這裡,李方心認識了一個叫韋柳棉的幫扶對像,她媽媽在她出生一個月的時候被人拐走了,就在李方心去支教前的兩個月,韋柳棉的父親在修樓頂時從樓上摔了下來,把脊椎摔斷了,不久就去世了,卻給家裡留下了10萬元的巨額債務,靠務農維生的爺爺奶奶根本無力償還。李方心告訴我,還有很多這樣的故事,它們真實地存在著,
  “我們中國留學生愛心助學基金就是要防止這樣的事情發生,幫助這些最需要幫助的人。讓他們在有一定的生活費的同時,能繼續堅持上學。”
  學生家訪:千方百計讓孩子回到學校
  由於各個學校、學生面臨的困難不同,為了達到最佳的幫扶效果,中國留學生愛心助學基金為不同年齡段的學生制定了不同的幫扶方案:小學生每年資助1000元學,初/高中生每年資助1500元學,大學包括技校生每年資助2500元。
  為了保證捐助款項款都能真正用在孩子身上,除了支教,志願者們還有一個重要的任務——家訪,瞭解一些同學家裡的情況,尤其是上一年給過助學基金的同學家。張澤陽說:“每家訪一次,大家都必須換上登山鞋,那裡的山路很滑,很多的地方甚至就是一座全是泥的山坡,沒有路,大家就手拉著手,相互扶著,因為一不小心就會摔跤。”
  張澤陽告訴我們,有一次,熱柯依達的一個小朋友第二天沒有來上課,後來志願者從其他的小朋友嘴裡才得知,原來她要嫁人了。於是他們就要到這位小朋友的家裡和家長溝通,爭取讓孩子可以繼續回到學校上學。“我們去家訪的時候,街坊鄰居自豪地告訴他:看看,他們家的孩子去縣城上高中了。但其實,在這裡孩子可以初中畢業就算是很不錯了。”
  每年志願者支教的時候,他們都會召集家長開一個會,第一是為了發放助學基金,第二就是給家長宣傳教育的重要性。但即便是親自把資助款交到學生和學生家長手中,也不一定能保證完全用在孩子身上,期間會有各種各樣的意外發生。張澤陽解釋說:“熱柯依達這個地方比較窮,一般人身上都沒有什麼錢。有一次,我們發了1500元助學基金給他們帶回家。可是路上被當地的警察攔下搜身,搜出了這1500元現金,當地警察認為這很不正常,認定這個是毒資,於是把錢就沒收了。我們再通過各種渠道想辦法這個錢拿回來,可是拿不拿得回來都不一定。”當我們問張澤陽為何不把錢交給學校時,張澤陽告訴我們,由於助學金里還包含生活費等,所以交給家長保管比較妥善。
   支教生活:志願者五天洗一次澡
  志願者在當地支教,除了要面對各種各樣的意外發生,最大的挑戰就是惡劣的生活環境。“我支教的熱柯依達中心校只有一個電插頭,為此,學校還專門多拿幾個排插給我們用,可是那個地方的電壓非常不穩定,而且時不時就會跳閘,我的手機就是因為在這裡充電而燒壞了。”張澤陽說。而且在四川山區,基本上沒有信號,這對於習慣和各種電子產品打交道的志願者們來說,簡直像與世隔絕。到了晚上,熱柯依達根本就沒有照明工具,只能點蠟燭,張澤陽笑說:“我們就像從現代社會一下進入了半原始社會。”
  除了用電,洗澡也成了問題。因為當地人沒有洗澡的習慣,有的人可能一年才洗一次澡,而且也是找一條河,在裡面沖一衝。志願者們只能在晚上拿一個盆接點水,洗把臉,簌簌口,等到周末到縣城去洗個澡。最讓張澤陽忍受不了的是,當地沒有像樣的廁所。“廁所就是一個棚,簡易不說,還會傳出一股惡臭味,志願者都是找一個沒有人的草叢或者山坡來解決問題的。”為此,中國留學生愛心助學基金撥出專款建了一棟集衛生間和洗澡房一體的現代化設施,能用樓上的洗澡水沖廁所,廁所建成之後,成了全村人們排隊洗澡的地方。
  即使是要面對這麼惡劣的生活環境,每年依然有遠遠超過所需志願者數量五倍的報名者報名,希望加入支教的隊伍。2013年暑期,共有一百多名志願者從英國回國支教。但是要想成為一名合格的支教志願者,光有熱情可不夠。“我們的面試和公司的面試本差不多,除了對一般基本情況的瞭解,還會問一些關於慈善的問題,例如:你會用什麼的態度去面對這些小朋友。有一些人會說,那些小朋友真的好可憐啊,我要去救他們,我要去幫助他們,這些都不行。因為我們不要那種居高臨下的志願者,希望他們能以平等的心態對待幫扶對象。”張澤陽笑說,“像陳光標這麼高調行善的可能不適合我們。我們更需要的是把支教對像當作朋友,像大哥哥大姐姐那樣去幫他們。”
  對於確定下來的志願者,他們還會要求大家發體檢報告,進一步考察志願者的身體狀況,尤其是其中一個支教點設在青海玉樹,海拔比較高,需要比較好的身體條件才能適應。除了自身的身體條件,志願者還要對自己的安全負責。“在山區,泥石流、洪水等各種天災發生的頻率也是非常高的。所以在每次出發之前,每一位志願者都要簽一個安全協議書,如果發生意外要自己負責。”對於一些在臨走前改變計劃的志願者,張澤陽說他們也比較無可奈何,“在面試的時候,我們都會格外小心這些一時熱情的學生。而且每年都會多招一些人,防止這種情況的發生造成的人手不足。”
  很多去參加過支教的留學生在第二年還會繼續回到支教的小學,看望當地師生。2013年8月,李方心再次回到他曾經幫扶過的廣西馬山縣裡當鄉龍桂小學,他受到了學生的熱情歡迎,“當我發現學校的課桌椅已經換成了基金會捐贈的嶄新的課桌椅,很多去年幫扶的學生變得開朗多話,大家臉上洋溢著真誠的笑容,圍著我喊‘方方老師’,我真的覺得很溫暖。” (林卉卉 嵇少康)  (原標題:留英中國學生深入四川山區支教:播撒希望的種子)
創作者介紹

戶外木質傢俱

js37jsvdj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